您的位置:首页>新闻动态>新闻正文
新闻动态
News dynamic
泰和园当代君子,体现出气韵生动的国画艺术精神
信息来源:泰和园红木家具信息中心 更新时间:2021-10-20


中国书画艺术已经发展2000多年,工笔画作为国画的主要流派之一,以精谨细腻的笔法描绘景物,通过“取神得形,以线立形,以形达意”获取神态与形体的完美统一。在工笔画中,无论是人物画,还是花鸟画,都是力求于形似,在造型更加准确的同时,保持线条的自然流动和内容的诗情画意。



泰和园的丝翎檀雕则是将工笔国画与木雕艺术完美结合的新型艺术品种,它在保留中国工笔画的精致、细腻、形神兼备等特点的同时,使国画在通过木质载体立体的呈现,彻底改变了国画二维空间展现的局限性,从而达到“工写相谐、收放有度,气韵生动、诗意盎然”的纯美境界,产生一种全新的视觉冲击及触感。

值得注意的是,泰和园当代君子系列里的梅兰竹菊创意不仅丰富了国画的表现形式,也为木雕这一传统文化注入新的活力。更重要的是,“四君子”表现了文人雅士自己卓尔不凡的情趣和正直、虚心、纯洁而有气节的思想感情。


据画史记载,南北朝已经有人画梅花,到了北宋,画梅就成了一种风气,最有名的是仲仁和尚。明清的画梅者举不胜举,如刘世儒、石涛、金农、汪士慎等,从风格来看,他们大体继承了宋人的疏冷和元人的繁密两种画风。


泰和园当代君子系列《梅花椅》仔细端详是幅国画。从上到下,从前到后,从左到右,再加上椅背和整个椅子,《梅花椅》8幅画面,画意深邃、笔墨高古,以写实的手法,表达了“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黄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的浪漫主义色彩以及“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的傲然气魄。


再看兰花。人们画兰花,一般都寄托一种幽芳高洁的情操。但兰花入画则比梅花晚,大概始于唐代。到了宋朝,画兰花的人便多了起来。据说苏轼就曾画过兰花,而且花中还夹杂有荆棘,寓意君子能容小人。


泰和园当代君子《兰花椅》的设计中着重运用型材的曲线,来表达兰花的物态与品性,向外发现自然,向内发现深情,并大胆运用色彩跳跃、材料坚韧的玉石与婉转曲线形成反差和矣照,创造出较强的视觉艺术效果,同时也将一种美学节奏通过色彩的装饰,画上了一个个有情有声、有动有静的“音符”。


竹入画,大略和兰花相当,也始于唐代。唐代的皇帝唐玄宗、画家王维、吴道子等都喜画竹。到宋代,苏轼发展了画竹的方法。以后的元明清时代,画竹名家辈出。不过,在众多的画家中,郑板桥的画竹也堪称为一绝。


泰和园当代君子《竹节椅》将繁简结合,求得平衡和谐。其“简”在于线条,着重不断不滞的流畅之美,其“繁”在于竹节干骨的雕刻,节骨分明,竹芽脱颖。泰和园打破简与繁的设计偏执,做出了一次美好的尝试。泰和园当代君子《竹节椅》最大的设计特点便是将那“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气势,刻画进作品之中。


菊花入画则稍晚,大略始于五代,比起梅兰竹来说,表现菊花的作品则相对要少得多。根据画史来看,五代徐熙、黄筌都画过菊,宋人画菊者极少。元代苏明远、柯九思也有菊的作品。明清两代画菊的也不多。


泰和园当代君子《菊花椅》的设计映象了中国美学中充实与空灵的思想,真实的菊花椅身与淡化的椅腿形成反差,用以营造“百花杀”、“更无花”的意境。这是艺术心灵所能达到的境界。“由能空能舍,而后能深、能实,然后宇宙生命中一切理一切事无不把它的最深意义灿然呈露于前”。


气韵生动是中国绘画创作的最高原则,是中国画艺术精神的集中体现,也是判断绘画的审美境界的价值标准。

泰和园当代君子系列不仅蕴含了创作者中国传统工艺大师、深圳泰和园董事长邵湘文深沉的情感,精深的修养,给人以无限遐想的当代艺术世界,还体现出了气韵生动的中国画艺术精神。